當前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浙江天平

法官勸你醒醒吧|企業讓他人掛名,法院就拿你沒辦法?
發布日期: 2019- 09- 25 17: 32 訪問次數:

【編者按】為落實最高人民法院“誠信興商”系列宣傳要求,“三反論劍”專欄如期推出?!叭础笔侵阜聪麡O執行、反規避執行、反抗拒執行,推廣各地破局執行難的好方法好舉措。本專欄以“方法”為主旨,以創新性、實用性樹立標桿,讓“論劍”成為執行實踐實務可探尋的陣地之一。

“三反論劍”你希望看到什么?你的“劍”又在哪里,我們在這里等你出手。

第一期

刺破“實際控制人”面紗

01

【要旨】

對具有明確的投資關系、協議、其他安排,或雖無明確的投資關系、書面協議,但確有證據證明具備實際支配企業行為能力的關聯人員,可在執行程序中認定其為被執行人(企業)的實際控制人。本案中主要以近親屬和關聯關系、支配行為等進行認定,對實際控制人可適用拘傳、限制消費、限制出境等措施。

02

【案情】

2019年3月,在臺州做生意的臺胞端木華(化名)根據生效調解書向臺州中院申請執行臺州本地兩家工藝品公司。根據調解書,兩家公司要分期償還其120萬元借款本金及利息,但對方未按期履行完畢。執行人員通過網絡查控系統以及現場調查等方式查詢未發現可供執行財產,案件一時陷入了僵局。

申請人端木華反映二被執行人的實際控制人為陳超(化名),并認為陳超前期變賣廠房后未按約償還其借款行為,惡意明顯,應承擔相應責任。陳超對此均予否認。因此,能否對實際控制人進行認定成為本案關鍵焦點。

執行人員經調查,取得以下證據材料: 

1、二被執行人前期債務的執行法院向臺州中院反饋,被執行人所涉案事務均由陳超聯系打理;本案債務審判法官亦表示該案訴訟事務均由陳超負責。

2、經向某單位調查,該單位曾對陳超作出紀律處分,處分決定書中載明:經查實陳超先后在二工藝品公司擔任公司監事職務。

3、二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稱自己系陳超表弟,受其指示掛名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的實際經營均由陳超負責。

4、二公司現法定代表人稱自己系陳超親戚,應其要求掛名公司法定代表人,但一直未參與公司經營。

5、申請人提交其中一家公司與第三方簽訂的合同復印件,經陳超確認系其簽署。

經合議庭討論,認為現有證據足以證明陳超不僅直接介入二公司的生產經營,并且對公司的人事任用、債務承擔、資產處置、訴訟處理等重大事項擁有處置權,能夠實際支配公司行為。故可以認定陳超為二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據此法院依法對實際掌握公司經營狀況的陳超采取相應強制措施。

03

【評析】

本案焦點主要在于實際控制人的認定。涉企執行中,不少企業經營者利用公司獨立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制度,通過變更法定代表人、虛設股東等方式規避執行。如何刺破實際控制人“面紗”,遏制其規避、抗拒執行行為和僥幸心理,是反規避執行中較為重要環節,也是打造規范、健康和誠信營商環境的必要舉措。實踐中,可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把握。

(1)可直接證明實際控制人身份的材料。包括公司按規定披露的實際控制人信息,工商登記中確定實際控制人的材料(如公司章程、股東會決議等),當事人間關于股權代持、隱名投資等確認實際控制人身份的協議等。

(2)當事人支配公司行為的證據。這是實踐中的難點也是關鍵。①公司內部人員。通過對法定代表人、企業高管、職工等人員調查,了解當事人對公司經營和重大事項是否有支配權力。②公司對外經營和內部管理的重要合同、決議或管理文件。如對外合同、訴訟處置、資金出入、內部高管人事任免或重要事項的討論決議,均由當事人參與并發揮決定作用,即可認為對公司行為具有支配權。在此,既要注意所參與決定的事務確屬重要,也要看參與周期是否延續。③其他證據。包括申請人、其他關聯人員調查,法院在審查過程中應著重查明兩點,一是是否存在近親屬關系或其他足以影響股東的其他關系;二是是否通過關系達到足以控制公司經營的地步。也可作為形成內心確信的事實補充。本案中的其中一項為與公司股東有近親屬關系,且足以因此控制公司。

(3)審查認定的證明標準。一方面,在缺乏實際控制人披露、登記信息等直接證據時,如果其他證據能夠形成鏈條,對事實的證明程度達到民事訴訟“高度可能性”的標準,就可以作出認定。另一方面,如果披露、登記的信息與法院查證事實不一致時,對上市公司按規定披露的信息,應優先采信;確與事實不符的,可向監管機構征詢認定;對其他公司的信息,應結合各項證據效力,如果法院查證事實可信度明顯高于披露事實,則可按查證事實予以認定。

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三)項規定:實際控制人是指雖不是公司的股東,但通過投資關系、協議或者其他安排,能夠實際支配公司行為的人。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第二百四十一條規定:對嚴重妨礙訴訟程序的單位,可以對其主要負責人或直接責任人員予以罰款、拘留。

《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規定:被執行人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對其采取或者通知有關單位協助采取限制出境,在征信系統記錄、通過媒體公布不履行義務信息以及法律規定的其他措施。

《限制高消費規定》第三條第二款規定:對被執行人(單位)限制消費后,其實際控制人也不得實施限定的消費行為。

【三反論劍】等待您的來稿

投稿??:[email protected]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配资平台股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