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浙江天平

我是1985后,我叫楊建國,提前祝祖國生日快樂?。?0周年
發布日期: 2019- 09- 30 09: 59 訪問次數:

【尋找法院里的“建國”】

今天,天平君要帶你去認識

蘭溪法院的楊建國

(本文為楊建國自述)

1985年4月,我出生在浦江西北山區的一個小山村。

老爸在家里兄弟五個中排行老大,雖然讀書不多,作為長兄的他見證了新中國發展的艱辛與不易,他將期許融進了下一輩的名字中,在下一輩“建”字輩中,如果有男孩就分別取名“強、國、有、一、天”,我在堂兄弟里面排老二,就叫了“建國”。

與法院的緣分

在高中時,我看了一本講述法律懲惡揚善的書,就默默在心中種下了想學法律的種子。在高考后我把所有的第一志愿都填上了法律, 但高考發揮得不好,與法律專業失之交臂,最終選擇了漢語語言專業。

大學畢業后我仍忘不了我的法律夢。2007年我看到了法院招聘速錄員的公告,毫不猶豫地報了名,邁出了實現夢想的第一步。進入法院工作后,我想著要不斷地提升自己離夢想再近一點。

從那以后,我白天上班,晚上自學法律知識到深夜,通過三個月的不懈努力一次性通過了司法考試。2015年我通過公務員考試進入蘭溪市人民法院,正式成為了一名法官助理。

執行干警的日常

進入蘭溪法院后,我一直從事執行工作,不會說當地方言是我碰到的第一個問題。

都說熟能生巧,我每天至少接待二三十位當事人,此外還要接聽當事人來電。從一點都聽不懂蘭溪方言到基本上能夠聽懂,現在偶爾還能簡單說上幾句,語言問題在忙碌的工作中迎刃而解,也拉近了我和當事人之間的距離。

做執行工作的這幾年時間里,我執結了1600多起案件,遇到過形形色色的當事人,有大門緊閉逃避執行的,有當場撒潑謾罵以死威脅的,更有“戲精”上身頑固抵賴的。

有一天,我上門尋找被執行人盧某,盧某向銀行借款50萬元,由于遲遲不還,案件進入執行階段。我找到被執行人盧某時,盧某脖子上戴著金鏈子,正坐在自己開的油漆店喝著茶。

這就是一直聲稱沒錢還的被執行人?我上前說明來意,由于盧某未按時申報財產,將按規定拘留15日。

而當盧某聽說要被送至拘留所時,完全沒了剛剛淡定模樣,身體抖抖索索,自稱疾病纏身,大喊:“我告訴你們,我有高血壓、高血脂、心臟病,看這是我每天吃的藥,快來扶我一下,我頭暈??!”

對于這種“橋段”我就來個“將計就計”--送醫院。

醫生對葉某進行了詳細的身體檢查后表示:“血壓稍微偏高,但仍屬于正常范圍,身體機能正常?!边@下盧某所謂的“演技”都成了“徒勞”,符合拘留條件被送入了拘留所。當然金鏈子也被依法扣留。

對家人的虧欠

辦公桌上,一宗宗案卷把一個個日子摞得高高;心,始終被一張張判而未結的法律文書揪得緊緊。從春到夏,經秋歷冬,數不清已經是多少個朝夕晨昏奔波在執行路上。

翻開手機總有很多家里打來的未接來電,連我自己都記不清,有多久沒有和家人一起吃飯,多久沒有陪愛人看看電影,多久沒有幫親人分擔家務了。

兒子四歲上幼兒園時就對我說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去接他放學,如今兒子六歲了,這個小小的約定我卻還沒有履行。此刻,我連自己都有點討厭自己,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爸爸。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別人在家其樂融融的時候,我卻要整裝待發,又開啟了加班模式。愛人一句:“去吧,家里有我!”,讓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在努力。

我想和我一樣許許多多的法院人能夠心無旁騖的全情投入工作,正是在我們的背后,有家人在默默付出與日夜堅守!

建國,好樣的!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配资平台股海